重庆幸运农场公式 重庆幸运农场电脑版登录首页链接 重庆幸运农场三全中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8个复式 重庆幸运农场几点开始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最新闻 重庆幸运农场彩票开奖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胆拖玩法 重庆幸运农场定胆计划群 重庆幸运农场计算器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 重庆幸运农场开挂机器人 重庆幸运农场分析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每天几点更新净值 重庆幸运农场返奖比例 重庆幸运农场一天时间表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历史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选号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信息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玩 重庆幸运农场现场开奖直播 重庆幸运农场害人 重庆幸运农场20选3 重庆幸运农场推荐号 重庆幸运农场最近100期 重庆幸运农场应用中心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昨天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早上几点开 重庆幸运农场早上几点开始 重庆幸运农场水果代表的含义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官方网站 重庆幸运农场最新开奖结果 中国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版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最大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运营时间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投注客户端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走势爱彩网 重庆幸运农场几多少期 重庆幸运农场三全中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版本 重庆幸运农场胆拖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最新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网址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进艺苑  >  文学

雨兰:爱书犹骨肉

发布时间:2019-01-14  来源:雨兰诗文书画

放大

缩小

  网上不少消息说到现在的中国人不读书、读书少。

  也难怪。看看当下的一些常见生活场景,公交车里,高铁上、地铁里、公园里、餐桌旁,有多少人在玩手机?有几个人捧着书本默默阅读?

  书都不怎么读了,人们对于书的感情自然也很淡薄了。这一点,也许该向我们的古人学学,看看他们怎样爱书、读书,对于书有?#26049;?#26679;的深情、痴情。

  古代那些爱书人对书的感情痴迷深厚到什么地步?有诗为证。

  “世缘已渐亡,爱此犹骨肉?#34180;?#36825;是江苏顾士荣《曝书有?#23567;?#19968;诗里的句子。人家顾士荣把书都视作自家的亲生骨肉啦,这感情,也是没法再深厚了吧?

  顾士荣是何许人呢?清人王应奎?#35835;?#21335;随笔》里写道:“吾友顾子文宁,故贫士也,而其世父雪坡翁遗诗?#23567;?#28023;粟集》数卷,不惜典鬻琴书以给剞氏,俾开以行世。又其友马旦、程椿相继云亡,文宁收拾其遗诗,嘱予选定,亦次第锲扳。此种风义,当放古人中求之。文宁名士荣,家邑东之梅李,为人端正纯雅,能诗善书,虽居市区,如在岩壑,盖有隐君子风云。”从顾士荣朋友王应奎的这段文字里可以了解到,顾士荣是个富有才华的读书人,诗歌与书法都写得有相当高的水平,同时,还是古道热肠之人,虽然自己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却乐于成人之美,他不仅费时费力为亡友整理、编选诗集,还慷慨出资为亡友刊刻书籍。

  南宋著名诗人陆游,一家三代爱书、藏书,也编撰整理刻印了大量珍贵书籍。陆游的一生,创作了大量的优秀诗篇。古代诗人中,他写下的关于读书的诗歌,也应该是最多、最好的吧。因为自己对读书与藏书有深切的体验与体悟,陆游的那些关于读书的诗水准自然也是不低,像《不寐》、《读书》、《村舍杂书》、《冬夜》等等,一首首脍炙人口,灿然生辉。身教加上?#28304;?#32819;濡目染,陆游的儿子也笃爱读书、收藏书,嗯,是个踏实、勤奋上进的?#20204;?#24180;。陆游的《白发》一诗里写道:“自怜未废诗中业,父子蓬窗共一灯。”从陆游的《白发》这首诗里,可以看到一幅父子深夜?#39184;?#35835;书的生动场景,多么美好!读了让人感动、感慨不已。

  生命里有书籍的陪伴是美好的,书于人,那?#20013;?#28789;和精神的陪伴,是其它普通物件所难以企及的。邓之诚所著《骨董琐记》一书里?#23567;?#38472;坤维诗”条,说的是在乾隆年间,杭州有个落魄的?#20848;遗?#23376;陈坤维,实在是因为生活穷困,不得不卖掉珍爱的书籍换米,可心里又万分舍不得,禁不住题了一首七律与书告别,诗里写道:“典到诗书事可知,又从架上检元诗。先人手?#31491;?#38646;去,世族生涯落魄悲。此去鸡林求易得,他年邺架借应痴。明知此后无相见,珍重寒闺伴我时。”从这些深情又带着伤感的诗句里,足以见出陈坤维对于书籍可谓深情款款,别情依依。

  鲍廷博是清代乾嘉时期著名的藏书大家、刻书家,不仅名重当时,对于后世也影响深远。鲍廷博还是一位诗人,因为一首题为《夕阳》的诗而名重一时,被当时的文坛大佬阮元、袁枚称为“鲍夕阳”,他还写了不少关于书的诗,像《书香》、《书味》、《书声》、《书橱》、《书灯》等等,对于书的深爱于他的诗句里可见一斑。

  “耕读传家久,诗书济世长?#34180;?#36825;是自古流传下来的一副对联,是农耕时代,人们重视耕读、敬惜?#31181;劍?#19968;代代?#26377;?#19979;来的美?#20040;场?#36825;在曾国藩的家族上得到很好的验证。

  曾国藩累世务农,一生读书不辍,即使是在带兵打仗期间,?#24067;?#25345;读书,?#21051;?#36824;坚?#20013;?#26085;记,勤勉不已。曾国潘不仅自己身体力行,还通过家书的形式教育劝诫兄弟、子侄们勤于读书,他要求晚辈:“奉祖宗一?#37027;?#39321;,必诚必敬;教子孙?#25945;?#27491;路,宜耕宜读。”他还在家书中要求说:“历观古来?#20848;?#20037;长者,男?#26377;?#35762;求耕读二事,妇女须讲求纺绩酒食二?#38534;薄?#22312;曾国藩的?#28304;?#36523;教下,子侄们也一个个确实不负厚望,各有所成就。像大儿子曾纪泽是晚清著名政治家、外交家,学贯中西,?#23567;?#20329;文韵来古编》、《说文重文本部考》、《群经说》?#21364;?#20110;世,后人辑?#23567;对?#24800;敏公全集》。曾纪泽工于诗文和书法篆刻,善画山水,尤其精绘狮子。次子曾纪鸿,在父?#33258;?#22269;藩去世后荫赏举人,充兵部武选司郎官,但他不热衷于仕途而酷爱数学,并通天文、地理、舆图诸学。?#19978;?#30340;是,也许是由于平时勤奋用心过度,曾纪鸿事业未竟就因病逝世了,年仅33?#36749;?#26366;国藩还有六个女儿,也许因为时代的局限,曾国藩对媳妇、女儿的家教是在“纺绩酒?#22330;?#26041;面,五个女儿虽然温良恭俭贤淑,但命运都不算好,只有最小的女儿曾纪芬,是位才女,不仅擅长诗文,还工于书法,人也长寿,无论是个?#35828;?#25104;就,还是在家庭、教育子女方面的成就,都特别突出。后人把曾国藩的书信编辑成书——?#23545;?#22269;藩家书》,有一段时间,?#23545;?#22269;藩家书》是热门书,所在单位还曾经购买了?#23545;?#22269;藩家书》,发给大家,人手一本。

  对于古代的人来说,书籍也算得上是珍稀之物,书籍非常不容易得到,贫寒人家是想读书不一定就能读得起书。不像现在,印刷业发达,各种各样的书籍,可以说应有尽有,在网上书店,鼠标一点,尽可?#32536;却?#22909;书送上门,还都有不错的折扣,赶上书店搞活动,半价就能买到心仪的美书,而在一些旧书市场里,更是花不多的钱就能淘到一大堆的好书。可以说,无论你贫富,都不愁没有书读。

  也许因此,我们古人对于书的那种珍爱、珍惜之情,现代的人可能没有那么深的体会了。

  (雨兰,山东民进会员)

作者:     责任编辑:张禹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开奖结果